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顺应网络经济特性主动实施监管转型

时间:2019-02-26 18:28:37|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顺应络经济特性 主动实施监管转型

十三五规划明确了拓展络经济空间的历史性任务,进入络经济时代,什么样的监管有利于络经济空间的拓展?信息通信主管部门如何转变思路,进行监管转型?这些都值得研究和探讨。

传统监管模式

有悖于络经济发展特性

络经济内生跨地域性、跨界融合性、大众参与性和产业颠覆性,而传统行业的监管模式主要强调在细分市场基础上实施准入监管,通过牌照发放等方式,采取行政许可、行政处罚、行政检查等方式进行管理,存在明显的地域分割性、行业分割性和资源有限性。现有行政监管存在诸多不适应络经济发展的内容,制约了络经济发展空间的进一步拓展。

属地管辖的行政监管与络经济跨地域性相悖。传统的行政监管一般按照属地管辖来配置监管职能和行政资源,基本上每一个行业,国务院有主管部委,县一级就有相应的监管机构

顺应网络经济特性主动实施监管转型

,一个企业业务发展到哪里,就需要在当地设立分公司,获取相应的经营许可。而互联技术业务,打破了传统的地域束缚,使得跨越空间的资源配置成为可能,这种跨地域性也使得互联企业具有轻资产属性。如果按照现行的行政监管模式,互联企业经营优势将大打折扣。如果淘宝在每个县设立分公司,到每个县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进行备案,其上售卖的商品就不会有较强的竞争力。

以行业特征设立的分割监管与络经济跨界融合性相悖。络经济内生跨界融合性,跨界融合是络经济创新的重要形式,是提升生产效率的重要手段。而现行的行政监管主要依据行业特征设立,实行行业分割监管。以互联旅游平台为例,其业务既有国内国际旅游,也有租车、订票,甚至金融等理财和保险业务,如果采取行业分割监管,旅游局、银监会、保监会、信息通信主管部门都要进行管理,其结果要么出现多头监管将企业管死,要么出现监管真空导致市场失序。

传统模式行政资源的有限性与络经济大众参与性相悖。络经济时代,创业门槛极大地降低,以络租车为例,互联技术的发展和无线络的发达,使许多私家车主都有可能成为客运服务的市场参与主体,如果还采取传统的类似出租车公司监管的手段,就会面临监管资源远远赶不上监管对象迅猛增长的困境,市场监管就会显得力不从心,最后导致无法实现有效监管。

信息通信监管如何转型

作为行业管理部门,通信管理局做好络经济监管工作责无旁贷。信息通信监管以前更多地关注基础电信业务,也习惯于通信行业监管,面对时间泛在、空间泛在、主体泛在的互联,如何实施更有效的监管,同样需要观念、机制和队伍建设等全方位的创新变革。

第一,把转变监管理念作为履行职能的先导。对于络经济的跨地域性、跨行业融合等特点,信息通信监管部门并不陌生,毕竟一直以来就承担着行业管理的职责,因此,在一定程度上还具有先发的亲和感,但这并不意味着就能很好地履行职责。一方面,一些传统的监管思维在信息通信监管系统同样存在;另一方面,创新是络经济的最大特征,对络经济永远存在再认识、再学习和转变理念的问题。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互联+未知远大于已知。要采取鼓励创新的包容性监管策略,实时消除制约络经济发展的制度瓶颈,积极主动适应络经济发展特点,真正寓监管于服务,建立与络经济发展激励相容的监管机制,才能顺应络经济发展潮流。

第二,把严格准入审核作为保障行业健康发展的基础。络经济时代,极大地降低了公民和法人从事互联经济活动的技术门槛,经济主体素质难免参差不齐,部分市场主体法制意识、规则意识明显不足,给络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埋下隐患。以通信管理局日常监管的增值业务许可证年检工作为例,那些利用互联拓展业务的传统企业参检及时率明显高于纯互联企业,落实企业的自觉性也普遍较高。因此,在鼓励创新的同时,也要加强制度供给,按照守土有责的要求,严格执行相关产业政策规范,在落实诸如络信息安全等主体方面,对新业态、新商业模式采取严格的准入门槛审核,只有这样才能在促进络经济繁荣的同时,实现长久健康的发展。

第三,把实现融合监管作为行业管理立足的根本。络经济涉及各行各业,客观上,各项业务都有各自传统的监管部门,同时络经济活动无一例外不能离开互联,对络经济行为实行监管,通信管理局责无旁贷,但面对如此庞大的监管面,现行体制下,事前审核容易,事中事后监管显然会遭遇困境。怎么办?不妨用互联+思维,实施信息通信监管+,通过将职能叠加到各领域的监管平台,借助各行业原有行政资源和监管力量,实现资源整合,积极主动地参与各络经济领域的监管。

第四,把加强政企联动作为实现监管目标的法宝。政企合作的思路和做法其实早已有之,在电信业务监管领域,政企联动的通信监管已有成熟的模式,而在增值电信业务领域,面对众多分散的增值电信业务企业,由于缺乏有代表性的行业组织,以前政府与企业合作监管一直无从下手。到了络经济时代,超级平台的诞生,让行政监管涵盖海量的市场主体成为可能,通过完善机制,合作监管将更具效率,也是实现有效监管的可行途径。一方面,络经济催生了一批超级络平台,如淘宝、优步等平台公司汇集了大量的新业态主体,相较于原来众多分散经营主体,现在只需与几家超级平台公司展开合作就能实现对海量的参与主体的监管。另一方面,络经济时代,数据信息就是战略资源,就监管的有效性而言,谁掌握数据信息,谁才真正掌握主动权,对具体经营活动的信息掌控,超级平台显然远胜政府监管部门,因此,与企业合作能有效实现监管目标。

第五,把加强队伍建设作为提升监管能力的持久动力。当前,络经济行政监管的一大瓶颈是监管人员知识结构和业务能力跟不上技术发展步伐,特别是对新业态的了解远不及从业人员,而对新兴业态真正有深入了解的人员也只能来自业内。因此,除了加强常规培训,更重要的是建立监管机构和络经济从业人员双向交流机制,通过交叉使用,既吸收新兴业态从业人员的专业智慧,也锻炼了监管队伍,能更好地根据络经济特点实施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