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评论因漫游费吊打国内运营商过火了

时间:2019-02-04 02:19:34|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评论:因漫游费 “吊打”国内运营商,过火了!

不管是新话题,还是老话题,只要是和通信业有关的,就有可能成为热点话题,这似乎成了定律。就拿漫游费一事来说,几乎每年都会被媒体热炒,而且每年都火,今年也不例外。

漫游费应不应该取消?当然应该!但现在很多人认为运营商是阻拦漫游费取消的祸首,对此只能说,运营商又一次成了背锅侠。现在漫游费的地位比之过去已经大为降低,在流量消费占据主导地位的当下,运营商也在积极推动取消漫游费。现在再将漫游费问题无限放大,并将罪责归咎于运营商头上,并不有利于国内通信业的健康发展,只会加深外界对运营商的偏见。

国外做得一定比国内好?NO!

在说到漫游费这件事时,很多人都拿美国的运营商不收漫游费作为证据,来证明国内运营商是多么的不地道。

那么,美国的运营商是不收漫游费的嘛?可以是,也可以说不是。就拿美国的移动通信巨头ATT来说,只要是在它的络内,不管用户在哪个州,都是一个价,不收漫游费。但是ATT的络并没有覆盖美国所有的地方,如果在ATT信号的盲区,ATT用户想要打就要接入其他运营商的络,这时就要付一笔费用了,这也应该称是漫游费,不同络之间的漫游。在中国,跨省算漫游,而在人家那里,跨运营商算漫游。

再来看看欧盟,欧洲将于明年6月15日起取消漫游费用。但要知道,欧盟取消漫游费的过程相当漫长,2007年开始就推动这项工作,时至今日才终成正果。我国肯定是会取消漫游费,一蹴而就是不可能的,这需要过程,而且目前来看这个过程不会很长。

说到这里,不禁想到流量不清零。很多人都认为,国外运营商普遍在这点上做得比国内运营商好,实际上恰恰相反,国际上只有少数几家运营商才做到了流量不清零,而且其中一些运营商对流量不清零还设置了比较高的门槛。

运营商在漫游费上牟暴利?NO!

在媒体的报道中,称国内漫游费的成本几近于零,但运营商还在收取费用,借机牟取暴利。 低成本大收益成为运营商的罪证,不少媒体称漫游费不取消,是因为运营商不愿意放弃高额收益。

国内漫游费低成本是事实,但是零成本的说法不客观。因为运营商所有的服务,都要分担运营商在络建设和络维护方面的巨大投入,成本都不可能是零。

漫游费给运营商带来大收益的说法也不确切。现在媒体普遍引用的是几年前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称在2010~2012年间国内的移动通信漫游费占三大运营商移动通信总收入的比例稳定在8%~10%之间。但是运营商现在一直在弱化漫游费的收取,现在运营商新推出的主要套餐中,语音资费均强调全国统一,无漫游、接听免费,且价格十分低廉。就拿中国电信去年底推出的大三元套餐来说,月租只有3元,套餐内包含了30MB国内流量,接听免费,无漫游费,国内通话的统一资费为0.15元/分钟,远远低于0.6元/分钟的国内漫游标准资费。这几年国内通信业的发展相当迅速,在数据流量的爆发式增长的态势下,包括漫游通话在内的语音业务都在快速下降。通信业专家项立刚认为,目前通过漫游费贡献的收入占比在1%左右。

运营商不愿意取消漫游费?NO!

很多人认为运营商主观意愿上是不想取消漫游费的,在看来,在数据流量消费井喷的当下,运营商其实是有意取消漫游费的。

前面也提到,运营商在所推出的4G套餐中,基本上都取消了漫游收费。这是市场力量的驱动,因为现在通信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为了吸引用户,有些业务功能收费,虽然名义上还存在,标准资费也摆在那里,但是运营商在新推的套餐中已经不再收取,比如说漫游费、来电显示功能费。来看看中国联通的全国版4G套餐/4G组合套餐、中国电信的全国版乐享4G套餐/个人定制版套餐等等,套餐外的语音资费也是0.15元/分钟,不区分本地通话和长途通话。还有中国移动的4G飞享套餐,按照套餐月租费的高低,套餐外语音资费分为0.25元/分钟和0

评论因漫游费吊打国内运营商过火了

.19元/分钟两档,也是套餐外长市话一个价。

现在运营商非常希望,而且在积极推动用户从2G/3G迁移到4G,希望在数据流量这座金矿获得更大收益,适应新的市场消费环境,对于漫游费这些微薄的传统业务收入并不看重。理想状况下,用户如果全部都迁移到4G,使用4G套餐,那么漫游费自然而然地也就消失了,运营商乐意见到这种局面。但这种局面很难实现,因为很多用户还在使用2G和2G时代的套餐(其中包含漫游费)。在这种情况下,取消漫游费的难度不小。如果运营商一锅端,取消2G时代推出的套餐,肯定会遭到用户反弹。如果保留2G时代的套餐,取消其中的漫游收费,这对运营商来说,这工程量是非常非常大的。这和去年实行的流量当月不清零做法比较相似,虽然外界看起来这只是很简单的业务调整,但实际上,这涉及实时计费、离线计费、余额管理中心等近百套系统的改造割接,还有数亿用户的服务数据梳理、销售渠道和用户服务等方面的流程改造和衔接配合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