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李开复Google是我找的要做有影响力的

时间:2018-09-21 09:28:12|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李开复:Google是我找的,要做有影响力的事

“选择Google 是追随我心的选择”

李开复笑谈弃微软投Google内幕

处于风口浪尖的李开复终于出现了,尽管与微软的官司尚未有眉目。昨天,他依旧带着迷人的笑容,讲述了他离开微软选择Google的前因后果。

为何选择Google

从他身上,看不出一丝“背叛者”的内疚

李开复Google是我找的要做有影响力的

,因为他认为,选择Google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正如他在7月5日走进了他老板的办公室所说的那样:“I need to follow my heart(我需要追随我的心)。”

(以下简称记):我记得您在以前曾经对媒体说过,“微软将是您这辈子最后的一份工作。”那么为什么您现在又选择了Google呢?

李开复(以下简称李):对,我确实曾经说过类似的说法。当时我追求的是一种影响力,而这样的影响力微软能够提供给我,所以当时我认为我不会离开,除非我看到更好的机会。很显然,现在的Google能够给我这样的机会,所以我选择了Google。那句话只是一个当时心态的反映,并不是一个承诺,一个协议,所以对我而言不存在约束。

被Google选中的三个理由

记:那您觉得Google为什么会选中了您?

李:这个问题我真的没有问过Google方面,但是我觉得他们选择我不外乎三个理由:

首先,Google未来的成功还是要看人才,而我对人才的观点,对中国学生的理解,在发掘和培养中国人才方面都被Google所认可,这可能是最主要的原因。

其次,我非常符合Google的价值观,这一点也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对于Google这样的公司。

再次,我对中国的认识和对中国市场的了解。这得益于我的中国背景,也得益于我在中国广泛的人际关系。

当然,还有一些比如管理能力等等,但是我觉得那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就是这三个方面。

Google的价值观

记:您刚才谈到了Google的价值观,那么您认为Google的价值观究竟体现在哪些方面?或者说是什么样的价值观让您选择了Google?

李:Google有一种对创新的激情,它的技术和产品都远远超过了搜索,而最难能可贵的是每一个产品和络服务都是让人惊讶的好。

Google更有对诚信的执着,它是一个“不做邪恶的事情的公司”。一位新来的同事提出了一个“先发制人”的策略,在别的公司,他可能会被认为是天才,但是在Google,别人马上会说:“这是邪恶的,你希望别人也这么对你吗?”然后,他很不好意思地收回了他的意见。

记:听您这么说,感觉似乎在否定您原来的东家微软,是否这些东西正是微软所缺失的?比如有人说微软正在渐渐老去。

李:请不要这么理解,我首先觉得微软是一个了不起的公司。我在微软学到了很多并将终身受益,尤其是有机会和比尔·盖茨共事,这更令我终身难忘。微软很值得我们学习。

如何看待本土化

记:既然已经到中国上任,您觉得如何将Google这样的一个纯美国文化的公司带给中国?或者说您对本土化这样的命题如何看待?

李:我希望我在中国做的是中国的Google公司,它有Google的文化,但却是一个中国公司,比如我们在办公室里会讲中文。

当然,两种文化要融合也需要更多的努力,比如我和埃里克(Google的CEO)说,我要对新的中国员工做个培训。他就很奇怪,在美国让他们在公司里自由发展不就行了吗?但是我认为在中国,必须给他们一些中国教育无法给他们的东西。

愿意和任何公司合作

记:在进入中国以后,Google将面对中国对手百度,也将面对雅虎和您的老东家微软这样的国际对手,您觉得在同他们的竞争中,Google能有多大的胜算?

李:我现在是用Google的搜索,两年前我是用百度的,不过现在看来Google还是略胜一筹。

百度是个很不错的公司,雅虎、微软也是,但是我们真的没有考虑过如何竞争这样的问题。我们的目标是如何让更多的用户满意,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愿意和任何公司合作,当然,也要对方认可我们才行。

记:Google对您有没有设定什么目标?

李:目标还没有定,但是我觉得肯定会有的。衡量的目标无非有几个可能的方向:雇佣了多少能干的人,有多少用户能喜欢我,达到一个多少数额的销售目标。

但是我坚持一点:“把利益当作第一位,不会得到长期的效益;把信任当作第一位,我们会得到长期的效益。”

最急的事情有三件

记:您将如何开始您的Google中国区总裁的工作?大概需要多久我们才能看到一个初具规模的Google中国?

李:现在我最急的有几个事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将一一完成:首先是学习Google的文化,我还会在美国多花点时间学习Google的文化,但是你也看到已经初有成效了。Google肯定不希望我把它建成另一个跨国公司的中国分公司。

其次,在中国挑选一个城市,建一个Google的中国总部。

第三,我们绝对不会从美国派一堆人来工作,我希望招一些资深的专业人士,普通员工95%我们希望招聘应届大学生。

我们会逐步建立Google中国,有了任何的进展都会让你们知道,我相信在今年年底前你们就会见到一个初具规模的Google中国。

最后真正赢家是中国青年

记:最后一个问题,关于和微软的官司您怎么看?

李:这个问题我不方便回答。对于加入Google,我要说的是,“我有选择的权利。我选择了Google。我选择了中国。我要做有影响力的事。在中国,我能更多地帮助中国的青年,做最有影响力的事。我要成为最好的自己。在Google,我能经过学习新的创新模式,成为最好的自己。”

在我的论坛上有位学生提出:“最后无论微软、Google、开复的纠纷如何解决,最后的真正赢家是中国青年,是中国。”知我者,学生也。

本报 陈亮 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