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Uber中国美女掌门首发声Uber中国出

时间:2018-08-27 00:07:33|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Uber中国“美女掌门”首发声:Uber中国出行战这么打

【i天下商注】柳甄更被人津津乐道的另一个头衔是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的侄女,而柳传志的女儿柳青是滴滴快的总裁。对于滴滴总裁柳青与身为Uber中国区高管的侄女柳甄均选择了专车行业,此前柳传志称是偶然,他们选择了自己的事业,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2015年4月柳甄加盟Uber,成为Uber中国战略负责人,在加入Uber中国之前,她已经在美国硅谷当了十年律师,Uber创始人兼CEO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是她的客户之一。

与此同时,柳甄更被人津津乐道的另一个头衔是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的侄女,而柳传志的女儿柳青是滴滴快的总裁。

8月12日下午,柳甄作为Uber中国的一姐

Uber中国美女掌门首发声Uber中国出

,首次公开露面接受媒体群访,为的是告诉大家一个真正的Uber中国。

产品做减法,坚持四不原则

如果想在中国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对于uber这个技术公司来说,最重要的第一是产品,第二是执行力。柳甄说他们一直都在遵循着化繁为简原则:出行本身就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事情,所以我们一直在产品上做减法。

她重点介绍了四不原则:

不做抢单。如果是抢单,可能首先抢到单的司机未必是离你最近的司机。

不做预订。从司机端来讲,本来一个小时可以在高效运转下完成三四单,但是预订状态下只能完成一两单;从乘客来讲,如果一辆车能够在三五分钟之内到达你的面前,所有的预约都是没有必要的。

不设目的地,避免从A点到B点很短就打不到车的可能性。

不做现金交易,专注地做一件事情:怎么样能够让一个人最高效、最经济地从A点到B点,不管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去任何地方,都可以实现。

推出杀手产品Uberpool:拼车效益最大化

Uber推出了多人拼车产品Uberpool。在旧金山这样的大城市,Uberpool完成量已经达到了50%,可以实现一辆车来完成两个人从A点到B点的出行需要。北京的一辆车的使用率是10%, Uberpool推出之后,可以使一辆车的使用率上升到200%。

Uberpool在中国已经进入了试运行阶段,计划9月底之前在所有运行Uber的城市都推出Uberpool。

Uberpool接下来的思路是再节约效益,比如三个人拼车,让司机从A点到B点完成之后再去接C点的乘客,缩短等待期。

专注需求,不进行盲目多元化

从商业模式上来说,出行是基本、简单的刚需,柳甄说:我们的产品会一直专注于人们的需求上。目前大部分人的需求点不是在于我出了门坐不了公交车、坐不了地铁,大部分人的需求是在我不想坐公共交通的时候、打不着车的时候或者说打车不方便的时候怎么完成从A点到B点的出行。所以我们暂时会专注于满足人们从A点到B点的需求。目前Uber对于中国市场的专注点就是怎样在5分钟之内有一辆车到达你面前,实现你经济、可靠的出行目的。

不了解需求的多元化是一种盲目的多元化。

管理秘诀:最大限度的自主经营权

Uber更像是一个工具,我给你最大限度的自主经营权。所以我们80%的经营决定全部是由当地总经理来完成的,比如说补贴、价格的设置,怎样去找司机,怎样去找乘客,做什么样的市场活动等,当地团队的权限非常大。

作为Uber中国的总部,柳甄说:我们负责提供基础设施、工具、边界条件,让他们在这里更好地为他们的城市服务。

根据城市的特点来推广,比如说杭州你可以通过Uber一键叫摇橹船,青岛一键叫帆船包括前一段时间我们做的冰淇淋活动,比如重庆是麻辣味、深圳的亚历山大等。根据城市当地的需要来进行产品的匹配,这样的产品才有灵活性、生命力和穿透力。

中国的竞争对手最值得尊敬

目前,Uber中国在成都、杭州、广州、深圳等南方城市进展不错,在北方城市北京、青岛也在逐步推进工作。关于竞争,柳甄别觉得中国的竞争对手最值得尊敬。

中国的互联竞争一向特别激烈。出行这个市场相对来说还是空白,蛋糕足够大。对于专车类的市场而言,才刚刚开始,这是一个长跑道。既然是长跑,后发力和持续力很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跑长跑的技巧。

Uber的优势是完全动态匹配,司机比原来多增加了20%的收入,乘客付出的费用少了50%,没有补贴,司机和乘客双向受益。

同时,柳甄也坦言在Uber本土化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如何对当地的需求更了解,从产品上、服务上能有更快的反应。

Uber中国将成为本土公司,谋求独立上市

柳甄说她带着一个创业者的热情加入Uber的,想把国外一些先进的、优势的东西带入到中国实现本土化。Uber中国的目标是想成为一家由本土团队运营的、有本土资本参与的、配合政府管理的、为中国老百姓提供服务的企业。对于所有Uber中国的员工和很多城市经理来说,我们是带着一个创业的心、带着主人翁的感情加入到这个公司的。

今年6月,卡兰尼克称:将破例为中国业务设立单独实体、单独管理机制和单独总部。这是我们在全球各地唯一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不一样。

柳甄说:因为是一个本土化的公司,所以在和政府合作上没有什么太大的约束。同时,我们已经取得了互联有关的资质。所以我们希望法律结构方面、经营管理方面全部都做到本土化。

柳甄称Uber是个本土公司。从法律架构到服务器、合作商,统统都在中国。中国需要有一个中心化的管理。我们在中国设立了一个独立的公司,叫优步,跟Uber是分开的,单独核算、单独融资、并可能单独上市的一个主体。

不过,外媒报道,卡兰尼克表示希望公司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私有化,同时也希望旗下中国公司也不要尽快上市。

新规可以让 Uber从乱撞到摸着石头过河

有分析人士指出对于即将出台的新规或对专车外资企业产生不利,柳甄表示对新规非常期待,甚至这是Uber本土化的一个里程碑。因为之前我们是黑着灯乱撞的,有了准则之后,我们有了一个框架可以去摸着石头过河了。